翻頁   夜間
2019赛季青岛c > 郭北雜記 > 1 四十八 故事,騙人

鏂拌禌瀛ba璧涚▼ :1 四十八 故事,騙人

 熱門推薦: 一念永恒、 惟我獨仙、 仙逆、 道門法則、 誅仙、 重生都市仙帝、

2019赛季青岛c www.byyypo.tw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byyypo.tw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讓你畫的畫,

    畫的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看著眼前這最后,進屋的人,知縣老爺笑著開了口。

    拿袖子遮了遮臉,作出一副汗顏狀,魯畫師的聲音有些為難,

    “不敢欺瞞大人,小民還未動筆…還請大人寬容兩日...”

    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實在是因為繪制的筆墨材料我都未準備好,倉促間沒法動筆…”

    魯畫師低著頭小心的解釋著。

    聞了聞茶盅上冒起的白霧,微微點了點頭,知縣大人沒在說話,兩手捧著茶盞身體隨意往后一靠,不再言語。

    屋內沒了人說話的聲音。

    本來飄著青煙的香爐里此時也沒插著香。

    知縣大人喝著茶,低著頭,時不時的咳嗽兩聲。

    魯畫師就這么站著,垂著腦袋。

    大約過了有一個時辰

    屋外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。

    云霞上最后的金邊都已經逐漸褪去,家家戶戶的炊煙都已裊裊飄起。

    抬頭看了眼窗外的天色,又看了眼站立良久的魯畫師,知縣放下了手中的茶盅,站起了身,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,為周家畫那幅圖用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近一個月…”

    抬起了頭,知縣背著手從魯畫師身邊踱過,微微側了側頭。

    “每天畫多久?”

    “約莫三個時辰?!?br />
    隨意的點了點頭,在魯畫師身后看不見的地方,知縣老爺的臉上露出了一個莫名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來人?!敝乩弦蝗蛔沓遄琶趴諍傲艘簧?。

    門立刻應聲打開,剛剛在前廳的羊胡子捕頭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外,彎腰,搭手,恭聲回道,“大人?!?br />
    魯畫師的身影微微的抖了一下,不作聲。

    回頭看了眼,再次回過身,知縣老爺隨意的揮了揮手,

    “布置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諾!”

    羊胡子捕頭大聲喝道,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伴隨著捕頭那漸漸遠去的噠...噠聲,知縣又說話了,他背負著手,站到了一邊,他說話的聲音不大,也不快,就像是在說故事,淡淡的沒有什么煙火氣。

    “我小時候,家道中落,不到弱冠的時候,我就要學著自己劈柴?!?br />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塊石板被抬進了屋中,平放在了地上發出了一聲悶響。

    “砍柴很費力氣,不單手臂會累的抬不起來,有時候還會扎進木刺?!?br />
    差役出了一會兒門,再進來的時候手上多了塊木柴。

    知縣老爺走了過去,彎著腰,拿食指貼著木頭頂上粗糙的面滑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種感覺,很疼…”

    魯畫師放在身體兩邊攥的緊緊的拳頭此時早已沁出了一層薄汗。

    知縣老爺邊說話,邊接過一旁羊胡子捕頭遞來的柴刀,

    吹了吹柴刀刃上不存在的灰塵,

    兩只重疊,敲擊了一下刀刃。

    “來,握住柴刀?!?br />
    知縣老爺笑著將那把橫著的柴刀貼近了魯畫師的懷中。

    魯畫師的手有些遲疑,抬了兩次,始終沒靠過去。

    “來,我在一旁會提點你?!?br />
    知縣拿著柴刀的手上下抬了抬,示意到。

    畫師的手指有些發顫,拿起了那把柴刀,緩緩的邁開了腳步,走向了那根豎起來的木柴。

    “我的爺爺以前是知府。

    他也喜歡畫?!?br />
    啪,畫師淺淺的劈了一下木柴,沒有劈開。

    知縣大人也沒有催促,一撩前袍,蹲下了身。

    “嘖嘖嘖

    我還記得,我祖父有幅董其昌的畫,

    噴過松油,

    倒上茶水,不散墨。

    你的畫噴松油嗎?”

    知縣大人饒有興致的抬起頭,沖著上方的魯畫師問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再次一劈,魯畫師面無表情的微微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爺爺想讓我也學畫畫,

    他說,

    畫畫能讓人靜心,

    磨耐性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怔怔的盯著眼前的木柴,知縣嘴里念著,

    “我問爺爺如何做到。

    他說,

    每天彎腰練筆六個時辰,

    三年方可出入門徑?!?br />
    啪!魯畫師木訥的揮著柴刀,他在等知縣說完話。

    “你的畫值錢,

    你的筆下有功夫。

    可是你不一樣?!?br />
    毋的停下了手里的動作,魯畫師有些狐疑的看著知縣老爺。

    “和爺爺說的不一樣。

    他說要堅持三年,每日六個時辰,

    可是你…只站了一個時辰,

    腿就換了好幾次?!?br />
    知縣老爺也抬起了頭,對上了魯畫師的眼睛,他的眸光很亮,好像此時不是在辦公事,而是回到了孩提時,那段和祖父玩鬧的時光里。

    “是你太優秀了?

    還是爺爺在騙我?

    你說說...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