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2019赛季青岛c > 重生八零悍妻來襲 > 第四百一十四章 搶方向盤

cba闈掑矝鐢风璧涚▼ :第四百一十四章 搶方向盤

2019赛季青岛c www.byyypo.tw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byyypo.tw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小Q剛做完肝移植還不能進食,在打的營養液。

    “過幾天如果還活著就去買點肉做成肉羹給它吃,先吃流食,以后再慢慢正常?!彼甕⑸釧檔?。

    “那還真得郭湘養,我可養不起?!卑蒼簀Φ?。

    “那母狗呢?”郭湘問。

    “先養在這兒吧,等好了放回養狗場,以后也許還能派上用場?!彼甕⑸釧檔?。

    郭湘點頭,她的精力有限,養一只還可以,養多了也不行。

    如果小家伙好了以后放在小院子里還可以給自己看家護院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只能先放在實驗室,畢竟做了大手術,家里的衛生條件不允許,很容易感染。

    過了三天小Q還活得好好的,三人都大喜,這是成功了?

    “小家伙真堅強!”郭湘撓撓小Q的下巴,它愜意地伸長脖子讓郭湘撓,一副很享受的樣子。

    郭湘忍俊不禁,太可愛了。

    小Q的存活讓大家大受鼓舞,“要不要再抓一只得了肝癌的過來試驗?”安澤瀚問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?!彼甕⑸畹閫?,這才是最重要的手術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再去抓兩只狗過來?哪兩只呢?”安澤瀚拿起清單,上面有狗的編號。

    宋廷深拿過清單勾選了兩只,“就這兩只?!?br />
    “我們一起去吧!”郭湘說道。

    狗場那邊沒有電話,只能自己跑一趟。

    還是搭上次那趟公交車,在下一站的時候居然又碰到陸小北。

    “師姐,好巧!”陸小北很激動。

    “又去你姥姥家?”郭湘問。

    “嗯,上次呆的時間太短被我媽報怨,再去住幾天?!甭叫”彼檔?,“師姐,你們又去采血?”

    “不是,這次是抓兩只狗回去做實驗?!憊嫠檔?。

    “要我幫忙嗎?”陸小北立刻踴躍自薦。

    郭湘笑了笑,“也行?!?br />
    車慢慢往郊外駛去,經過一個水庫的時候一個五十來歲的老頭突然站了起來,“哎呀,師傅,張莊站是不是到了?”

    “早過了,剛才怎么不說?”司機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報站名了嗎?怎么過了也不說一聲?”老頭抱怨,走到車門旁邊,“現在讓我下,還要倒回去走那么久?!?br />
    “現在可不能下,這里不是站,不能下客?!彼凈檔?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能下?那你還要把我拉到哪里去,你這人怎么這樣?”老頭不高興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這是在橋上,怎么能停車?下一站再下!”司機嚴肅起來。

    “在我們鄉下隨時想在哪兒停就在哪兒停,京城就不一樣了?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們鄉下人,快給我停車!”老頭大嚷起來。

    司機根本不理睬他。

    老頭怒了,突然沖上去搶司機的方向盤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司機大驚,急忙伸手去擋,車一下失控搖搖晃晃起來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郭湘大叫,再這樣下去肯定會出事兒。

    她站了起來,正想往前,車一搖晃,她一踉蹌摔倒在一邊。

    “郭湘!”

    “師姐!”

    陸小北和安澤瀚都大叫起來。

    郭湘顧不了那么多,迅速站了起來,老頭還在和司機拉扯,郭湘走過去拉過老頭一拳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司機慌亂地打方向盤,可是已經來不及了,車控制不住地往外沖,沖過邊上的欄桿嘩一聲沖進了水庫里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救命!”

    車上的人都驚叫起來。

    由于車窗開著,水迅速涌進車里,車眼看著往下沉。

    郭湘被水流一沖撞到座椅上,后背一陣劇痛,“安澤瀚!”郭湘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安澤瀚剛張開口,水一下沖進來,他被嗆了口水,急忙扒住窗口往外跳,“我會游泳!”

    郭湘一聽松了口氣,想把車門拉開,根本拉不到,就從最邊上的窗戶往外游。

    再一回頭,陸小北還在車里掙扎,口里吐出一串氣泡,跟著車往下沉。

    后面還有兩三個人。

    郭湘往上一游鉆出水面,大叫了一聲,“快救人!”

    再深吸一口氣,又往下游了下去。

    安澤瀚見狀也重新潛了下去。

    這時有過路的人見到出了事兒,會游泳的人有兩三個人也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郭湘憋著一口氣往下游,看見車已經沉在了水底。

    水庫并不是很深,也就兩米多的樣子,可是對于不會游泳的人來說也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郭湘快速游了下去,從車窗鉆進去,很快就發現了陸小北,他已經昏迷了。

    郭湘抱起陸小北往窗戶游去,可是兩人過窗戶太窄,只好把陸小北先推出去。

    這一折騰,郭湘感覺自己肺里的氣都快沒了,一松口,一串串氣泡往外冒。

    這里安澤瀚正好下來,急忙接過陸小北快速向上游去。

    郭湘也不敢耽擱,盡管下面還有人,可是得先保住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她用盡力氣劃動雙臂奮力往上游。

    一鉆出水面,用力吸氣,猛烈咳了起來,肺都快炸了。

    “郭湘!”安澤瀚焦急地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在這兒!”郭湘應了一聲舉了舉手。

    安澤瀚回頭看郭湘還好,松了口氣,拖著陸小北往岸上劃。

    郭湘喘了喘氣,深吸一口氣又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有兩三個人已經下了水,在用力的踹門,可是門根本踹不開。

    郭湘游過去拍了拍他們的肩膀,手一指后面,示意他們從窗戶進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是岸上下來的根本不了解情況。

    幾人跟著郭湘往后游,從窗戶一個個游了進去。

    郭湘一看前面,司機和那個搶方向盤的老頭已經翻了白眼,來不及了,只好全力去救后面的幾人。

    幾人把后面的人抱起一個個從窗戶送出去,前面的人接應著,把三人都救了上去。

    岸上安澤瀚還在給陸小北做心肺復蘇,急得滿頭大汗。

    郭湘這邊三人也排在岸邊,一看都沒了氣。

    不過也可能只是暫時憋氣,也許還有救。

    可是一下救不過三人,郭湘迅速指揮,“你們先幫他們壓在膝蓋上控一下水!”

    說完迅速拉過自己最近的人,把他翻過來用膝蓋頂住腹部,一用力,水倒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然后放平那人,給他做心肺復蘇。

    這一看這人怎么有點眼熟,這……好像是許文遠?就是那個第一個賣給自己四合院的人,他不是出國了嗎?怎么又回來了?

    不過這一下也顧不了那么多救人要緊。

    雙手不停在許文遠的胸膛上按壓,還要做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許文遠就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頂點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